• 周日. 12月 5th, 2021

天龙八部后传(七十九)嗟叹丐帮

adminqw17

11月 21, 2021

天龙八部后传(七十九)嗟叹丐帮

便在这时,一阵声音传出,一个成年人迈进了庙门。

钱鹤声看一下这个人,三十来岁,身型不高,身型身体瘦,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直转,显而易见是个聪明的人物角色。他也是乞丐穿着打扮,外套也颇旧,上边也有好多个烂洞,却干净整洁得多了。

那乞丐迈进庙内,看到有一个陌生人,不由自主皱了皱眉,问好多个小丐:“他是谁?哪一个鬼魂带出来的?”

钱鹤声怕他指责身旁大发的小丐,便冲中老年乞丐拱了作揖道:“这名哥哥请了。我是进庙来指路的。”

中老年乞丐又瞅了瞅他,细瞧下但是十六七岁,眉宇间还透着稚气,便也没很多问,扭头对群小丐道:“二狗和细毛回家了沒有?”

小丐中一个大些的道:“禀报爹地,她们还没有回家。但是理应是快了!”

中老年乞丐哼了一声,想说什么却又憋住。对钱鹤声道:“你方可说指路,要到哪去?说罢。”

钱鹤声道:“我想去洛阳市丐帮总舵,不知道该如何走。还烦请哥哥指导一下。”

那中老年乞丐听闻他要去丐帮总舵,又看过他两眼。道:“就从庙后边的官道上,一直往南行,行上二十里地便可到。算你行路赶巧,无需入城便可去大家总舵了,总舵恰好是在这里城东区十里之处。”

钱鹤声一喜道:“谢谢哥哥!原先已这般之近。那麼便告别了!”冲那中老年乞丐行了个礼,抬步欲走,目光一瞥见到领自己来的那小丐,愈感觉他可伶。便蹲下去身体,又掏了好多个铜币给他们。这才抬步出了庙门。

刚摆脱庙门,迎头跑来啦2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,恰好是方可从草药店跑出去的两位小贼,每个人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包囊。那两小贼却不认识钱鹤声,见他从寺里出去,奇怪地瞧了他双眼,又进庙来到。

钱鹤声内心一动。见那两小孩子进了庙门,望一望四周没有人,便一哈腰到墙脚,沿着墙角溜到破庙的后围墙。见围墙边有棵树木,便手脚并用,两下就到树的大枝桠上,伏在浓厚的落叶后往寺里看。

这时候那中老年乞丐已经斥责那俩小贼:“2个爱玩的王八蛋,很晚才回家,下一次再很晚回家,看我不会切断你们的腿!看一下今日获得如何……”开启那2个包囊,认识里边的几种中药材还颇珍贵,竟然也有颗山参。这才转怒为喜,摸了摸那二狗和细毛的头,道:“就这样,加倍努力!干爸给大家都留着,留之后给大家娶妻用。”他口中哼起小曲来,又来到另几名小丐边上,衣袋打开,统统取了去。钱鹤声给那残废小丐的几只钱当然也全被他翻大发了去。

那中老年乞丐把中药材、铜币一股脑儿地全倒进一个包囊里,系功能强大手掂了掂,挺为令人满意。哼着小曲儿便往庙门口走。

刚出庙门,忽见门口站着一个青少年,恰好是适才告别的那家伙。立在路核心拦着去向。中老年乞丐压根没把这个半大孩子当回事,口中讥笑了一声道:“呦呵,怎样,老大爷今天因此打秋风的了是不是?都不撒泡尿照照自身,臭小子乳臭未干还想起老大爷这儿浴血黑帮是不是?”

钱鹤声也没理他,两手叉着腰淡淡地盯住他。中老年乞丐被瞧爆火,一步跨到钱鹤声眼前,腰下微扎个三体式,一个“黑虎掏心”,握拳往钱鹤声脸部打来。他当然也是个会家子,满拟一拳把这臭小子脸部开启花,经验教训经验教训这一没长眼的半大孩子。

钱鹤声联动都没动,等握拳快打游戏到脸部,伸出手把握住了中老年乞丐的握拳,么么么用力,就听“嘎嘎嘎”直响,那中老年乞丐感觉指骨处如碎了一般,疼得脑门上直冒冷汗。钱鹤声有心要使他吃点酸心,手里再用力,那中老年乞丐经受不了,不断乞求:“小伙,不,小爷……,快算了吧,手该断掉……”

钱鹤声却不了手,询问他道:“叫我放开手也行,你坦白说,是不是你丐帮的?”

那中老年乞丐默不作声,钱鹤声手里又增了一分劲,以他目前的武学,恐怕比丐帮内的大长老都不差。那中老年乞丐又惨叫还怎么组词,不断道:“小爷停手,我……我是丐帮的。”

钱鹤声听他说道果真是丐帮的,内心有点伤心,心道:想我师傅曾是丐帮之主是,听闻那时丐帮中皆是声望之徒,武林上哪一个提到丐帮来,不必伸拇指赞一声“是好汉!”没预料到我师父不做丐帮掌门才两年,丐帮居然变成这一模样,总舵所在之处的帮派,都敢做这般昧良心之事,显而易见别的地区,那样的恶人也免不了。

那中老年乞丐见他脸部变幻无常,忙道:“小爷,我这里有一些银两和好产品,都孝顺了你啊,你也就放了小的……”

钱鹤声怒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你觉得小爷是看大发上了你的银两,要浴血黑帮呀?别空话,快说,你是哪个盟会的?”

那中老年乞丐的握拳被钱鹤声抓在手上,痛疼钻心,由迫不得已坦白说,只能道:“我是仁义盟会的。”

钱鹤声“嘿”了一声道:“你做的那些事,哪件能跟义字沾的上面?”抬起打过中老年乞丐一个巴掌。扣起来了他的琵琶骨,高叫:“带我一起去见你们掌门!”

那中老年乞丐大惊,丐帮现下人心浮动,有土崩瓦解之势,全国各地帮派不遵守帮规的多了。可再怎么讲,总舵那边或是帮规等级森严的,执法长老历年来公正廉明,掌棒龙头和掌钵龙头都非善茬的,掌门吴长风也是爱憎分明,自身的事儿倘若捅到总舵,还不被吴掌门一鬼头刀劈了?

时下中老年乞丐乞求道:“小家伙……小爷,你也就带我一起去仁义盟会吧,让分舵主处罚我。我此后停手,之后从此害怕了……”仁义盟会的分舵主是他的远房亲戚表兄弟,自身平常可经常孝顺他酒食,因而才敢做这种聚财的事情。眼底下丐帮趋势日衰,构造疏松,各分舵主也不是很管教属下,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

钱鹤声道:“我讲到总舵便去总舵,倘若再讲,我现如今就弄碎你的琵琶骨,再一掌将你击败!”

中老年乞丐害怕再讲,先保着命再说吧,对于帮规怎样惩罚自身,那么就再看成就吧!

这时天已小黑,钱鹤声伸出手抱住了那病残的小丐,让那中老年乞丐手上把马灯提上,押着中老年乞丐便往集上的民宿客栈而去。

到民宿客栈,钱鹤声也顾不上肚子里挨饿,牵越马,跟我们付了马料钱,三人同车一匹马前去丐帮总舵而去。那马重量,行得迟缓,好在小丐人体轻巧,路途又近,行不一会儿,见道边灯光映出,有一片房子。那中老年乞丐人行道:“小爷,前边便是总舵所属。”